息壤中文网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息壤中文网 > 草根奋斗记 > 第294章 伴郎 2

第294章 伴郎 2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read_content_up();
  
      思︿路︿客www〝siluke〞info更新最快的小说网,无弹窗!
  
      晚上,杨长征找了个酒店,点上了几个精致的菜来招待几个老同学。
  
      酒至半酣,趁着他们说话的时候,王元平吩咐司机小严先回公司,待司机开车走了之后,他找了个公用电huà给父亲打了个寻呼,并且和寻呼台小姐说连呼三遍。
  
      王可建正在办公室和王可辉商量资金的事,腰间的寻呼机“滴滴……”的响了,低头拿出寻呼机一看,冲着四弟笑了:“是元平。”
  
      王可辉“哦”了一声,奇怪的问道:“元平不是去洪南见吴部长了吗?”
  
      “估计谈完了,不知道吴部长和他聊得什么。”
  
      说着,拿起电huà打给这个号码打了过去。王元平长话短说,在电huà中把吴明德批了个条子的事,加上张忠诚结婚的事和父亲一并说了说,自己今晚走不开,但会住在洪南招待所。让王可建第二天一大早赶紧去洪南招待所找自己。
  
      王可建扣下电huà之后,按耐不住欣喜的心情,赶紧和四弟分享了这个消息。王可辉听了吃了一惊!
  
      他知道这位吴部长和侄子原来是上下级的关xì,但不知道两个人会铁到这个地步,能够给下属批银行贷款的条子,这是难以想xiàng的。元平啊元平,你可真行,关xì能处到这个份上,厉害!
  
      王可建见老四想的出神,便咳嗽了一声,问道:“怎么,老四,你不高兴?”
  
      王可辉这才回过神来,笑着摇摇头道:“什么啊,这么大的事解决了,我能不高兴嘛。我是想元平使了什么绝招,让组织部长给自己批条子。”
  
      “具体什么关xì我也不太清楚,只知道两个人走动的很近。不过,元平很少开口求他,这次不知道是为什么?”
  
      王可辉再次叹息道:“了不起,了不起啊,我越来越佩服元平了。”
  
      “行了,老四,你就别夸他了。咱们还是想想明天怎么着吧?”
  
      “明天?”王可辉回过神来,认真的问道:“您的意思咱俩一起去?”
  
      “那倒不用。”王可建道:“老四,我的意思你去吧,明天元平不回来,家里的事这么多,制造二部的订单已经快到交期了。真要是耽误了那可麻烦就大了,我得去现场盯着。”
  
      王可辉连忙道:“好,我去吧。您还是盯着吧,耽误交期对方索赔那可就麻烦大了。”
  
      “那好,让小严今天晚上把车开回家,明天一早你带着小严去找元平吧,他在县招待所等你,记住,五点半到那里啊。明天元平去给他同学当伴郎,六点从洪南发车,你去晚了他走不了让人家同学说他。”
  
      “放心吧,我一早去。”
  
      王元平早shàng五点钟醒来,穿好衣服没来得及洗脸便冲到招待所外边等着,昨晚他接到父亲给他发的寻呼汉字信息,上miàn写着“你四叔明天一早去县里找你。”
  
      大概到五点二十左右,天还未全亮,远远的一辆车驶了过来,走到自己跟前“吱”的一声刹住车,借着灯光王元平仔细一瞧,是那辆“上海”牌轿车。
  
      王可辉下车和他打了招呼,叔侄俩上到车上。王元平掏出吴明德给自己批的条子递给了四叔。
  
      “四叔,您先去吃早饭吧,等到八点左右拿着这个条子去信用社找哪位黄主任,他要是问起来条子怎么来的,您知道该怎么说吧。”
  
      王元平的意思是让四叔不要随便宣扬和吴明德有多好的关xì,以防对方把这话传出去对吴明德不利。王可辉不是傻人,自然知道侄子指的是哪方面。便含笑点点头。
  
      “放心,我知道怎么应对。”
  
      “那好,你们去吧,我一会就要走。”
  
      “好,你少喝酒啊,家里还有一大堆事呢。”
  
      “我知道。”
  
      说完,王元平下了车,冲着小严挥了挥手。小汽车“嗖”的一下驶离了招待所,不一会儿,便看不见踪影。
  
      王元平扭身上了楼,洗漱完毕之后翻开一张随身携带的报纸百无聊赖的看着。过了一会儿,他抬起手腕看看表,指针已经指向了五点五十分,心想:差不多了,忠诚他们该来了。
  
      于是,起身换上了杨长征拿过的那套西服,照了照镜子。别说,这套深色西服穿在身上还真像自己的一样,不肥不瘦不长不短正好合身。行,就是它了。王元平心想,转身又把自己换下的衣服收拾到一个袋子里拿着。环视了一圈见没落下什么东西,便起身来到楼下等着。
  
      这时已经天色已经亮了。张忠诚带着车已经在下边等着了。他乘坐的是一辆半新的枣红色桑塔纳,引擎盖上拉着一条大红的丝绸布,中间系了一个大大的红花,不过,搭在枣红色的车上,已经显示不出这条红绸的眼色了。桑塔纳轿车的后面跟着一辆五十铃大头车。也是这样装扮。
  
      靠在轿车旁边抽烟的张忠诚见他下来,呵呵笑道:“我还想着上去叫你呢。”
  
      王元平:“这么大的事我敢给你耽误了,那你还不折磨我半辈子。”
  
      “瞧你说的,我像周扒皮似的半夜鸡叫是不是,哈哈……”
  
      王元平白了他一眼:“你就是周扒皮二代。哈哈……,怎么着,咱们走吗?”
  
      “走,到那里要两个多小时呢。”
  
      上到车里,张忠诚从包里掏出一叠子已经弄好的红纸递给王元平,道:“每过一个路口或者桥的时候,你开窗扔下两张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