息壤中文网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息壤中文网 > 草根奋斗记 > 第5章 邂逅

第5章 邂逅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从海崖到大阳没有直达的汽车,要从洪南县县城转。上午,王元平赶到了洪南。买上了洪南县到大阳的车票之后,抬起手腕看看表,刚上午十点半,到大阳的车下午两点出发,还有段时间。他想趁着这段空闲时间到化肥厂家属院找张忠诚玩玩打发一下时间,便沿着洪南县汽车站向北边化肥厂方向走去。
  
      洪南县城不是老城,其地界原属相邻的洪州。五十年代末才从洪州划出二十几个公社,邻边密州划出的十几个公社成立洪南县。县城设在李家庄,后改名叫城关,因设立时间较晚,县城规模不大。县城中心也就汽车站周围方圆几百米的地界,从洪南县城南到城北半小时可以走到头。
  
      汽车站向北的这段路叫人民路。是县城主要街道之一,也是洪南县最繁华的中心路。县委县府机关、县人民医院、新华书店、电影院等主要设施都在这条路上。时因刚改革开放,人们经商意识没那么浓,车站周围附近马路边散落着几个零星的小吃摊、水果摊等等。
  
      王元平在洪南县读师范时,因为酷爱读书,他上学期间最爱去的地方是新华书店,学校的图书馆没有几本书,买书又是一笔不小的开支。对于一个学生来说是负担不起的,而去新华书店不用买可以读到很多书籍。三年时间,王元平把新华书店的书籍几乎读了几遍,他发表的东西创作灵感就是来自这里,因此对这个地方的感情很深。
  
      看着熟悉的环境,想着当初在这里读书的情景,他心里涌起一股酸酸的感觉。不自觉的抬腿迈步进去了。因他上学时经常来这里蹭书看,新华书店的工作人员大都认识他。今天当班的是一个姓徐的阿姨,见他来了眉眼带笑热情招呼道:“小王来了,今天准备看到几点,哈哈”?话语间有些打趣的意思。店里其他几个新华书店的工作人员这时停下手里的活,看着他一起笑了起来。
  
      王元平有些难为情,咧开嘴苦笑了一下,张了张嘴但终于没好意思说出什么。于是,快步走近书架随意抽出一本薄薄的书低头翻着看。
  
      这是一本史铁生的《命若琴弦》,这本书是畅销书,王元平读过两遍,刚开始时没读懂什么意思,渐渐地,他悟出点东西了。
  
      此时读再抽到这本书,他觉得冥冥之中像是在给他点化出什么。
  
      小说中的瞎子需要那根琴弦,那么现实中的自己的那根弦在哪里?做人是不是需要有个目标,否则,活着是为了什么?自己昨天之前还悲天悯人、愤愤不平,搞得同学、家人都跟着郁闷。其实,细想有什么大不了的,不就是失恋吗?不就是分配的地方不好吗?那又如何,只要自己有目标有理想、有抱负并为之不懈奋斗,就一定能成事,既如此还有什么可郁闷的!
  
      正在沉思中,肩上“啪”的被打了一下,接着一阵银铃式的笑声传来过来,他吃惊的转头一看,一个明眸锆齿、长发披肩,上身穿着一件白夹克衫,下身着喇叭牛仔裤的女孩站在他面前,王元平吃惊叫了声:“王明华,你怎么会在这里”?
  
      这个女孩叫王明华,也是洪南县师范的学生。和王元平同级但不同班,王元平是1班,王明华是3班的,但两人的文笔在洪南县师范齐名,王明华的文章极好,与王元平一样,曾经在省报发过多篇文章。被县广播站聘为特约记者,与王元平不一样的是她天生一副金嗓子,能歌善舞,是洪南县歌舞团的编外演员。人长得漂亮,她和师姐李世玲一样,在整个洪南县城非常有名。尽管学校曾三令五申学生在校期间不得恋爱,一旦发现立即开除学籍。好多男生还是狂热的追过她,只是人家不为所动罢了。
  
      王元平与她很熟悉是因为他们是学校“小荷文学社”的成员,两人由于文学社的工作关系经常在一起,彼此之间颇为熟悉。见这个女孩性格孤傲,外表冷漠,总是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王元平不太欣赏,于是和她的关系淡淡如水。
  
      猛人张忠诚自命不烦,一展猛人风范,暗地里狂热追过她一年,但没成功不说,还被讥讽了好几次,于是,发誓这辈子不再喜欢她,并给她命名“冷玫瑰”从此,她的这个外号在学校里传开了。
  
      王明华岂是好惹的主,一听说是张忠诚给她乱起外号,便找到张忠告诉他如果把她惹急了,她会把张忠诚写给她的情书贴在学校的告示栏里。猛人知道她说的出做得到的主,听说要把自己写的情书公示,吓得魂飞魄散。点头哈腰道歉赔不是这才把起外号的事过去,再也不敢招惹她。
  
      自此,洪南师范第一猛人张忠诚同志彻底没了脾气,旗息鼓再不敢招惹她。也是从那以后,洪南县师范的男生们知道猛人同志都没有了脾气,也领略过王明华的高冷孤傲,也就对她彻底死了心。“冷玫瑰”这个外号大家都深以为然,在洪南县师范深入男生人心。
  
      王明华忽闪着大眼睛看着他,说:“我怎么就不能来,这地方是你家的”?
  
      王元平被这一句话噎的无法回话,心说冷玫瑰就是冷玫瑰,说话都这么不讲理。讪讪一笑:“能来,能来,呵呵”。
  
      王明华意识到自己这话有点过分,于是不再逗他,问:“你怎么今天有空到这里来,没回家吗“?
  
      “这不是要去报到嘛,车站发车还有段时间,本来想到张....,新华书店来看闲书打发时间”。话到嘴边忽然想到王明华和张忠诚有矛盾,自己这时候说要到张忠诚那里恐怕多有不便,于是连忙刹住了车改口。
  
      王明华冰雪聪明,一听他说话改口,又听说了“张”字,便知道他要去张忠诚家,于是又笑道:“你这人真是的,去张忠诚家就去张忠诚家,何必躲躲闪闪”。
  
      王元平不知道该说什么,只得傻站在那里。
  
      王明华又问:“王元平,你分到大阳了”?
  
      “是啊,你怎么知道”?
  
      “大阳,听说那地方不怎么样”。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