息壤中文网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息壤中文网 > 九品九道 > 第178章 高人

第178章 高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四人听木丘老人说完,当下在脑海中盘思了一会儿,觉得最大的嫌疑便是南阳龟公当年在古墓中寻找夜明珠时触碰了长山道士设计的机关算计,中了诅咒而招惹祸灾缠身。
  回到土葬派,王大石当即把木丘老人所讲述的内容宣讲了一遍,希望剩下的门派些人能够根据此寻找到破解灾害的线索。而当务之急,是保住南阳先生的生命为首要任务。
  把蛇灵诅咒宣扬出去之后,医药行、铸剑帮、乡土派包括土葬派的南阳先生和南阳小莲都没有发现什么异常。
  日子一天一天过去,不过多久,已经是半年之后了,距离南阳先生四十六岁的生日越来越近了。
  王大石四人一直没有离开土葬派,一直在寻觅着线索,一直在坚持,他们也成为土葬派最要好的朋友。其中医药行和铸剑帮回去了,年后再次来到了土葬派。
  铸剑帮的阵容比之前更加庞大,增加了好些人,除了东方氏兄弟两个、林震侠和温晴晴之外,包括铸剑帮的三位长老,鬼三七、马一彪和马一剪也过来帮助土葬派破解祸灾。
  医药行、铸剑帮两帮人众依旧没有住进土葬派,用餐也是自己动手制作,有时候则会从土葬派取走些食材。
  半年之间,王大石寻找线索,同时不忘记学习武功,自从能够驾驭体内的气体之后,知道外功偏差,所以在最近一段时日,经常彻夜不归,用手揣打沙土,练习外功。民间行道,所谓行道都是各行各业组成的派系,既然是行道,都以手艺、技术为基础,没有手艺和技术,单以武功见长,那便失去了行道的意义。
  王大石身为行道之人,了解掌握的技术和手艺,便是楞菇师傅留下的几本秘籍了,他已经看透这些秘籍,甚至脱口而出琅琅背诵,而当下所急切的,便是学习武功,因为他要凭借武功战胜东方清落,因为他要光明正大地把温晴晴带回到自己的身边,还因为东方清落与他相约比试,他要代表乡土派战胜他。
  这夜,王大石依然没有睡觉,早早地就出来了,由于天热,他跑入附近的大河之中练习外功。他用手在水中不断地抽打,冲出拳掌,然后猛地收回,连续冲出,连续收回,各自做了一千个回合之后,便从河水中走出来,然后把准备好的沙袋子捆绑在脚上和手臂上,绕着土墓山跑完一圈。看天色将白,然后跳入水中冲洗一下,回去睡觉去了。
  半年下去,王大石的体态发生了变化,身上的肌肉结实,由于天天锻炼,身体也强壮起来,连同自身的气质也有了更大的改观。这半年,王大石从来没有休息,从来没有偷懒,他没有忘记之前的屈辱,别人的嘲笑和热讽,他更不会忘记温晴晴还在等着他,等着他从东方清落的身畔光明正大地带回去。王大石自然不会忘记东方清落与之相约的比试,这一天快到了,他想要在这一天证明自己,要在这一天带回温晴晴。
  睡了没有多会,王大石起床,白天的时候便跟着大福右三人讨论破解南阳先生的灾祸。
  这天的讨论又没有结果,王大石未免有些失望,和大福右三人一起去吃晚饭之后,刚刚从桌前站起的时候,突然头脑一阵眩晕,倒在地上。
  大福右三人早就发现王大石这些日子不正常,赶紧把他扶了起来,问长问短。王大石喝了一点水,休息了一会,精神好多了。
  这个时候,听得大殿有敲门声,王大石赶紧去打开了门,走进一对老人,一男一女,老头手中拿着快板,老太太手中提着一把二胡子。
  正是二人游,每逢喜事和丧事,这两人都会出现,喜事便放一挂鞭,丧事便哭一阵子或烧些草纸,以此来讨些钱财。
  记得各门各派在五台山显通寺集会之时,那时正要出发,老头子搀着老太太走过来,一挂鞭炮正在王大石的脚底炸响。
  王大石当然还记得在古安寨村时,鬼胡老头子让他在溪水中摸出一块刻字的石头便可以收之为徒,只是,千辛万苦摸出了石头,而他却跑得没有了人影……王大石自然也记得两位与东方木白和东方清落纠缠……
  老头子个头矮小,身子稍胖,一副笑脸,头发上系着一朵白花。白花正是丧事用的,南阳先生没死,这两人却戴着丧白花,王大石甚是生气,就将关门,此时南阳先生走了过来,却把两人请了进来。
  老头手中的快板和老太太手中的二胡子没有拍拉,也没有摆起舞步,这时,手中各自请了三炷香,插在大殿的香龛之中。
  其实,大福右三人听闻敲门之声,已经走过来。
  风游僧之前也干过这般行当,看着二人游,便张口问道:“哎呀,这里既无喜事,又无丧事,也无集会仪式,尔等此来这是为何?”
  老头子笑着说道:“咱,咱们是报喜来了,来给南阳先生祈祝来了。好!祝君早日安康!好!祝君早日摆脱困扰!好!”
  边说着,边喊着,却让群人哭笑不得。
  这时候土葬派的一位下人,赏了他些钱财,然后,老头子搀着老太太就走了。
  南阳先生笑了笑,眼中藏着悲望,转身走了回去。
  王大石听到“报喜”两个字,先是心底一酸,然后心想:“说不准这二人游真是报喜来了,真有好事来临!”
  老头子和老太太走出大殿的门,这时候,外头迎来一批人,正是铸剑帮的人众。此次铸剑帮不光来了三位长老,由于食宿自理的缘故,还带来了不少下人,以求照应和随身叫唤。
  东方清落、东方木白和林震侠、温晴晴都在其内,时间可以磨平棱角,时间也可以消平激愤,温晴晴已经没有像先前那般伤悲,她看了一眼王大石,是一副关切的眼神,没有之前那种生死隔离般的久别相逢的感觉。
  王大石一愣,心中难受,他下意识间觉得在她的身上发生了什么事情。
  不知道什么原因,此时林震侠瘸着腿,衣角上沾了不少的血迹,似乎被什么所伤。
  王大石撇见这群人,故意回避着目光。
  随铸剑帮门派之后的便是医药行的四人。
  欧阳紫云见到老头子和老太太,非常高兴,跑到两人跟前,便盯着老头子,让老头子拍打手中的快板唱两声,还搀扶着老太太,让老太太挥动舞步子。
  老头子和老太太见到欧阳紫云如此高兴,哈哈大笑,然后“啪,啪,啪,啪……”快板有节奏地响起了。
  三位长老和东方清落甚是诧异,转脸向老头子和老太太看了看。
  鬼三七“哼”了一声,怒骂而道:“哼,沮丧的东西,还不快滚!”
  老头子似乎没有听见,继续拍打着手中的快板,而且声音越来越大,笑声也越来越刺耳。
  东方清落看不下去,刷地转过身子,拔出身上的御金剑,横在老头子和老太太的身前:“真是个沮丧的人物!”
  老头子一愣,“呸”了一声,一口吐沫喷在东方清落的脸上。
  东方清落想御剑划去,却心存忌惮,当下也一口吐了出去,吐沫喷了老头子一脸。
  老头子自也不生气,笑了笑,指着东方清落说道:“你个小子,我对你动手那是以老欺小,你自己动手扇自己个耳光算是扯平了,你若不干,我必然找人扇你的耳光!”
  东方清落自不会扇自己的耳光,老头子说了声:“咱俩走着瞧!”然后搀着老太太走下了山。
  二人游滑稽卖乖,招人喜爱,却从未被得罪过。东方清落此为,也让群人大开眼界。
  这时候,只听林震侠“哎呦”一声跌在了地上。
  东方木白把林震侠扶了起来,欧阳郎中赶紧走了过去,为林震侠医治脚伤。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